岁葬

【嘉金】 (来迟的)万圣限定赛场和未预料的紧急情况

食用说明:

  1. ooc属于我
  2. 雷金轻微有
  3. 嘉金超好,就想看这两个小男孩没事闹一闹!
  4. 别问我为什么嘉金已经双箭头
  5. 其实是社团作业:飞机、南瓜、兔子
  6. 凹凸大赛万圣节限定赛场:战舰和飞船停泊区。规则是通过战斗获得飞船或战舰控制权。参赛选手可以通过抽选获得万圣限定战斗服。

 

每逢节日凹凸大赛总要搞点事情于是就推出了万圣节限定赛场和战斗服,轻松大赛氛围的同时也促进参赛者消费。正中大赛下怀的金正在凹凸大厅孤注一掷地使用了自己全部的经验值只为一搏,“叮,恭喜参赛者金获得兔子服一套!”此刻,金从未像现在这样觉得机器提示音是这么冰冷无情。嗯,果然放手一搏永远换不来系统青睐吗。正当满面愁容的金思索着自己怎么穿着这么不帅气的战斗服参赛时,大赛第一扛着棍子走了过来“渣渣果然就是渣渣,运气也不怎么偏爱你呢。”“嘉德罗斯!你个自大狂!你的战斗服就很好吗?”“啧,抽给你看。”

“叮,恭喜参赛者嘉德罗斯获得南瓜服一套!今天也请展示您大赛第一的实力!”“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套确实很帅!”在嘉德罗斯还在一脸阴沉的思考要不要直接灭了凹凸星的时候,金已经忍不住嘲笑起来。暴躁如嘉德罗斯,一把扛起金就朝传送点冲去:“你个渣渣,说话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今天我跟你组队,你可别想跑!”金还在吵着让嘉德罗斯放他下来,大概金没有发现,这位大赛第一扛起他时,耳尖正微微发烫。巧的是,嘉德罗斯也注意不到,金在听到他要和自己组队时仿佛要涌出来的惊喜。各怀心思的二人,踏上了奇妙的万圣节赛场。

看到穿着兔子服的金,嘉德罗斯能真切感受到自己的人造心脏自动加速了,暗地里对系统的态度又改观了一点。被各式各样的战舰和飞船吸引的金仿佛早已不在意嘉德罗斯的南瓜战斗服,而依然还是很嫌弃南瓜服的嘉德罗斯攥紧神通棍,大步超过金,想也没想就先行向最近的一艘飞船攻去。解决看守的高级怪对嘉德罗斯来说连开胃菜都算不得,只是在他要获取飞船控制权时,看到了扛着雷神之锤早就站在那里的雷狮。又四下环顾了一下没来得及看的飞船:“哼,我说你怎么有心思还站在这,这不是你的大羚角吗。”“也不算是,一比一还原的还挺像的。”闻声,雷狮这样应道,半转过身,眯起危险的紫眸盯着嘉德罗斯。

“不过还真想不到能碰见你,还穿着这么一言难尽的战斗服,该怎么说?是南瓜吗?”挑眉,举起了雷神之锤。二人都已举起了武器,浓烈的火药味弥漫开来。此刻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和少年清朗元气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等等我啊嘉德罗斯,不是你说组队的吗?你先行动了算什么?”金的赶来虽然打破了一触即发的战局,却又因此把战场转化成了一种修罗场。

见金的到来,雷狮收起了刚刚的杀气,转而用玩味的视线望向金:“哟小向导!真巧啊又见面了。”“你是那时的?雷狮!你的战斗服是海盗!好羡慕啊!”金仿佛见到了活神仙一样的睁大天蓝色的眼眸,兴奋的打量着雷狮的战斗服。这又让雷狮嘴角的笑意加深了一分:“所以呢小鬼,要不要来和我组队?”嘉德罗斯早就已经忍受不了雷狮的言行,伸出神通棍把金护住,属于王者的金黄色眼瞳表达着怒气。“别紧张,我是在询问这个小鬼的意见。”还是玩世不恭的语气,仿佛在挑衅。“所以不行。”一字一句,嘉德罗斯早已蓄势待发。

“你们冷静一下!”金说着下意识地握住嘉德罗斯的手腕,解释道:“谢谢你的邀请啊,但今天我们已经组队了,所以要不就下回?”还对雷狮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但接下来一个转身“矢量疾走!”金发的二人就迅速的消失在了雷狮的视野里。

“有趣的小鬼,哪天不如就抢过来好了。”刚刚从金的笑容里反应过来的雷狮觉得这小鬼倒是让自己很惊喜,今天就不跟他计较了。扛着雷神之锤也走远了。

嘉德罗斯觉得今日的体验很奇特,第一次被人拽起就跑,还穿过了大半个赛区。虽说对方是金的话倒还可以原谅,但自己也实在不想被人拽着在天上乱飞了,于是发力,一把就将自己和金强行带回地面。

“你个渣渣,你带着我乱跑什么,你是觉得我会打不过那个海盗?”“诶嘿嘿,我不是想尽量避免危险吗?”说着还吐着舌头朝嘉德罗斯扯出一个算是道歉的微笑。“该死的。”嘉德罗斯暗骂道,为什么这个渣渣总是会莫名吸引自己的注意,几乎是从一开始去找格瑞干架就会注意到了。大概嘉德罗斯暂时还并不清楚,金也时常问自己,是不是自己变得奇怪了,为什么会觉得会想要多了解一下甚至靠近这个自大狂。

二人此时此刻轰鸣着的内心,大概很快就要因为嘉德罗斯的话调到一个频率上了。

主动进攻才是圣空星王族的风格,嘉德罗斯接下来的话对金可是绝对的未预料紧急情况:“我不想浪费时间,我承认对你这个渣渣有好感,所以,你要不要跟了我。”嘉德罗斯低沉而磁性的嗓音,叩击着金的耳膜,真实不容怀疑。大条如金也反应过来了,但嘉德罗斯却突然补上一句:“你可以待会再回答,传送点见”说完就抡起神通棍冲入赛区中央,接着就是高级怪惨叫的声音不断传来。

站在传送点等着嘉德罗斯,金想起了秋姐告诉自己要学会适当的坦诚,事实上他也没有大赛回避自己的心情。正想到决定要答应嘉德罗斯时,上空传来了大赛广播:“恭喜参赛者嘉德罗斯,夺取今日万圣节限定赛场的冠军,大赛将给予您S级奖励。”

与此同时金的终端响个不停,但全是“收到参赛者嘉德罗斯的分享礼物!”紧接着就是那么金黄色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金的视野里,脸上都是势在必得的笑容,对比赛、对金都是。

“我才不稀罕这种没用的奖励,你要就全送你,但前提是——”说着嘉德罗斯拢上了金的肩膀,靠近在金的耳边低声说:“渣渣你得归我。”金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了起来,干脆捂住脸,糟糕了姐姐,我真的变得奇怪了,金内心暗叫不好,但最终还是像认命一样的回答:“好啊,我、我我反正是没意见。”

闻言,我们圣空星的王本能的认为下一步大概就是亲吻眼前的少年,正要俯下身子只听少年突然开口:“等等等等嘉德罗斯!你、你能不能换个人少点的地方!这可是传送点啊!”

嘉德罗斯感到自己上一秒还心满意足,现在突然被气到零部件都要坏了:“你个渣渣!哪儿不行啊?我说行就行!”“不行不行,秋姐说了就算要交往进展也不能太快!”

两个金发的少年还在边走边吵着,不过即使吵闹也没关系,因为从今往后,他们身份已是恋人,所以想要做的任何事情,无论是吵闹还是并肩战斗或者什么,他们都有的是时间,非要说有多长时间的话,大概有一生那么长。


all金的旧文重发(之前的和公众号上被一起删了)

食用说明:

*OOC严重

*题目即为bgm名字

①Home(瑞金)

“喂格瑞!来陪我玩吧!”金富有朝气的声音由远及近地向格瑞这边传来,下一秒金就已经以树袋熊的姿势缠上了格瑞。

啧,果然只要一来凹凸大厅就绝对会遇见这个家伙吧,格瑞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略有些不耐烦地把挂在自己身上的金拽下来,但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却暴露了格瑞,对金那份不可抑制的温柔。

低下头来刚想对自家那无时不刻都充满活力的发小说点什么,却刚好对上了金扬起的大大的笑脸,纯粹到不掺杂质,格瑞不禁又有些看呆了。

真是的,明明从小和金一起长大,可依旧是对他的笑容没有免疫力,甚至说有些迷恋。格瑞有些自嘲地想着。对于金的感情,从什么时候产生了异变他也不想去深究了,既然金已经参加了凹凸大赛,那么格瑞唯一想做的就是保护好他。

对于格瑞来说,金就好像是动荡里的一丝安稳,不切实际中的一抹真实。每当和金在一起时,那种简单到仿佛可以在这浮躁的世界里碰触稳固地面的感觉,是格瑞无论如何也不想放手的,那感觉,就好像是家。

并且由此格瑞的心中产生了一个秘密——他想要给金一个家,虽然有些不可思议。

“格瑞!格瑞!你还好吗?想什么呢?”金有些担心地看着格瑞,丝毫不清楚格瑞为什么突然不说话了,也完全不知晓此时格瑞脑中所想的一切。

被自家发小吵吵嚷嚷地叫回了神,格瑞听见金还在毫不厌烦地乞求着自己陪他去玩。

拗不过他,格瑞认命地叹了口气:“没办法,今天就陪你玩一天吧。”乍一听起来冷淡的语气里却藏着宠溺。

梦想成真的金自然是早已开心得各种向格瑞献殷勤:“我就说格瑞你最好了!早就猜到了你肯定会答应我的!”引得其他参赛者不禁侧目看向这里,并开始议论纷纷起来这金发小子到底是排名第二的格瑞的什么人。

“再吵今天你就自己去玩。”格瑞突然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纵容金了。

“别啊,你都已经答应我了啊格瑞!怎么能反悔啊!”

“看你表现。”格瑞说着加快了脚步。

“等等我啊格瑞!我少说两句就是了嘛!喂格瑞!”

关于格瑞心中藏着的那个秘密,他想他大概迟早会对金说出来,但是还不是现在,因为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软肋,最主要的是绝不想金受到伤害,所以要等他觉得自己强大到可以在这纷乱的世界中给金一个家的时候,他必定会向金坦白。至于金是否会答应,这个问题的答案,昭然若揭。

他们会拥有一个家的,并且成为真正的家人,一定会的。

 

 

②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卡金)

卡米尔初见金的时候,就被金的脸上的坦率与天真所吸引。觉得名为金的这个少年给他的感觉很熟悉甚至可以说是亲切,莫名的卡米尔甚至都觉得他是否在哪里曾经见过金。

或许是金的太阳般的笑容太有亲和力让人无法拒绝,也或许是金那天蓝色的瞳色是这残酷的凹凸大赛中的少见的清澈,又或许是金那天真活泼的性格致使的。总之关于解释卡米尔觉得金很亲切的原因,卡米尔还可以找出更多。

但关于解释卡米尔冰封的心因为金就此融化复苏并且居然就此爱上了金的理由,卡米尔智慧的大脑却并不能给出一个完美合理的解释。

和金成为朋友并不难,卡米尔很快就做到了。

但对于卡米尔这样一个一开始目的就不纯的人来说,以朋友的身份和金相处就好比是服下了治标不治本的药,一天比一天都更渴望以恋人的身份将那纯真的少年拥入怀中,这样的情感,不断侵蚀着他的理智。

又是以朋友身份的一次见面后,互道再见后各自离开。就这样走了很久,然而卡米尔却越走越慢,越来越彷徨。他不满于朋友的现状,他也清楚就是继续这样和金相处下去估计金也不会哪一天就开窍了然后明白他的心意。

突然卡米尔停住不再走了,然后,转身,跑了起来,向着金正走的方向追去。

你可以说卡米尔只是自私地想要拥有金,但你也不可否认他对于金的情感的真实性。

耳边的风因为卡米尔疾驰的速度而呼啸,卡米尔想起了他大哥雷狮曾经警告过他作为本职是横行霸道的海盗不能爱上谁,否则便有了软肋,就会被利用。卡米尔一向对他大哥的话言听计从,但是这一次,逆反不可阻止。

卡米尔希望说出来,不,他一定要说出来,他对于金的心意。

然后,卡米尔希望那纯真的少年会接受,给他一个机会,给他一副治本的药,让他得到一种救赎——有关于爱。

 

 

“金,如果我真实的心就摆在你的面前任你处置,你究竟会如何对待?无所谓,因为爱,我的獠牙利齿早已失去伤害你的能力,今后,它们存在意义就是守护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就像我们注定遇见。”

 

 

ps:污金制造局的公众号被删的这件事情,真是异常让人愤怒,本来每个人就都有自己的想法,可以喜欢自己喜欢的东西,谁都没做错什么,这种过激的行为绝非是什么正当的手段,希望污金制造局尽快再次壮大起来。目前脑子里有很多all金的梗,应该都会在假期成文。还有我通常只在假期写文(我是个学生党没错),望理解。

于花瓣间漾开甜气(卡金)

食用说明:

*OOC严重

*烂大街的花吐病梗

*all金新人,有什么意见请务必指出2333

卡米尔曾觉得在这残酷的凹凸大赛中,每一位参赛者都必定如他们雷狮海盗团一般残忍无情;直到他遇见了一个天真得足以让自己数次怀疑他怎么活到现在的少年——金。

对于卡米尔这样的冰山来说,就算他一辈子都没有心动的感觉也不奇怪。然而俗的不能再俗的一见钟情的瞬间还真就让卡米尔在有生之年体验了一把,那正是他遇见金的时候。

金那天蓝色的眼睛相比自己海蓝色更加澄澈,让卡米尔在看见那抹天蓝色时就几近醉心于藏于那之中的天空。而金充满朝气的声音也让卡米尔不由得想要与那初见的少年交谈。

然而这场意外的相遇从头至尾与金有过交谈的只有雷狮,这使得卡米尔有生以来第一次嫉妒了他大哥。

分别之际,本应与他毫无交集的金,居然对着卡米尔扯出了一个大大的、阳光的笑容。而就在那一刻,藏于厚重的围巾和帽子之下的卡米尔那引以为傲的智慧的大脑停止了运作,有什么在卡米尔冰封的心底苏醒了。

就在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卡米尔有了心上人。

金已经走远了,而卡米尔却依然愣在那,雷狮觉得他弟弟今天很奇怪,不耐烦的叫了他好几次,这才让卡米尔如梦初醒般地缓过劲来追上了其他的海盗团成员的脚步。可突然卡米尔没由来的觉得嗓子一痒,下意识的去咳嗽。就那样,一片小小的,明黄色的花瓣,飘落在了卡米尔的手心。

而在那次卡米尔与金的相遇之后,卡米尔几乎每天都会吐出这种花。要不说陷入爱情的人的逻辑很奇怪,卡米尔居然把这种花照下来发布在了凹凸大赛参赛者的网络论坛上来询问有关这种花的信息。

很快就有懂行的参赛者说明了这是太阳花,在凹凸星很少见,甚至还有人询问卡米尔是否要出售太阳花。

这让卡米尔无奈的苦笑着,攥紧了手中的太阳花。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

自那之后,卡米尔总是三番五次脱离海盗团的集体活动去见金,就算这么说,其实也不过是卡米尔单方面远远的看看金罢了顺便也想暗中保护金,可就是那样,一时间也让卡米尔觉得满足。

但渐渐的奇怪的事件也在不断发生,卡米尔吐出的花越来越多,整个人也慢慢变得有些虚弱。更奇怪的近来卡米尔发现金原本应该上蹿下跳充满元气的身影似乎也没有以前那么精神了,是错觉吗,卡米尔这么想着。

金之所以会对卡米尔那样笑是因为他觉得整个雷狮海盗团的其他人的气焰都很嚣张难以相处,唯独只有卡米尔这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让他感觉有些不一样,具体是什么金也说不清楚;金只觉得如果以后自己能和卡米尔认识的话肯定能相处得不错。

虽然金的侦查能力不是很好,奈何卡米尔实在没有所谓的跟踪心上人这方面的经验,很快金就发现了卡米尔的存在。金一开始还觉得很奇怪,可是这份单纯的奇怪很快就在卡米尔自认没什么用的跟踪行为的催化下产生了异变。

某一天,金突然做贼般地偷偷查询了凹凸大赛参赛者的排名信息,他知道了那个跟踪他的少年叫做卡米尔。

老土的方式,但陷入爱情的人们的思路总是最简单直接,卡米尔也是这么知道金的名字的,他还记得那时他往下找了很久才找到了金的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金在知道了卡米尔的名字的那天,也吐出了花瓣,是淡紫色的,似乎是西番莲,吓得金赶紧检查了自己最近是不是吃了什么带花瓣的食物,遗憾的是,并没有。金明确地知道,花瓣是他自己吐出来的。

化学老师说过催化剂是很神奇的东西,这场被跟踪者已经发现了跟踪者的存在的行为依然在上演。就好像真的加入了催化剂一般,卡米尔对于金的感情已经愈加强烈,吐出的花瓣的数量也在增多,身体不知为何变得更加虚弱。而金也由起初的感到不自在变为感到了一种金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金吐出了更多花瓣,也没有从前那么有活力了。

就在卡米尔远远地观望着自己的心上人的又一天,卡米尔惊讶地发现金站在矢量滑板上摇摇欲坠,下一秒金居然真的就从滑板上掉了下来。

强烈的想要保护金的心情促使卡米尔顾不得自己因为吐花而变得虚弱的身体,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坠下的金,有些不稳地勉强安全落地。

卡米尔还没来得及和金解释就不可抑制地咳嗽了起来,随后卡米尔吐出了几朵太阳花,刚刚想要急切掩饰,却就在看向金的瞬间惊讶的怔住了,金的眼神是和自己一样的惊讶还带着一些狼狈,就在此时金的嘴边也不断地飘落下许多的西番莲花瓣。

看着这一切,卡米尔突然想明白了什么,他轻轻吻上了嘴边还粘着花瓣的金。出乎意料,金虽然倍感惊讶却并没有拒绝。占领了主动权的卡米尔慢慢加深了这个吻,灵活的舌头撬开了金的牙齿,想要向更深处探去。而怀中的金却因为卡米尔的这个大动作紧张得脊背僵硬,卡米尔很有耐心的缓缓轻抚金的脊背替金舒缓僵硬后,他才继续去品尝那让自己日思夜想的金的味道。

两种不同的花瓣也在这个吻中被碾碎、交汇、融合,然后漾开了醉人心神的香甜气息,这气息立刻冲盈了两个少年的大脑,环绕在他们的周身。

自那之后,卡米尔和金奇怪的吐花现象莫名消失了,金依旧是不清楚为什么,而卡米尔早就在第一次吻上金的时候就已明白了一切,不过那些都已经无关紧要了。

“卡米尔!你来帮我看看我的新招怎么样!”金充满朝气的声音再一次在卡米尔耳边响起,卡米尔转过头对着金露出了一个浅浅笑容:“好。”那声音沉稳而温柔。

那香甜的气息依旧环绕在相恋的他们的身边,未曾散去。

 

 

太阳花的话语:沉默的爱,爱慕。

西番莲的话语:憧憬。

(感觉补充了花语的话读起来更容易一些吧www)

 

愿太阳照耀他们(嘉金)

食用说明:

*OOC严重

*第一次写all金,各位一定多指教谢谢

在夏日猛烈的阳光照耀之下,万物无从遁形,连同嘉德罗斯的情感一起,暴露无遗。

这已经是嘉德罗斯这个月第10次来找格瑞干架了,可是他的状态一直不对,果然这一次又差点输给了格瑞。

越来越焦躁,心里有什么感情在向上涌。

其实对于这一点,嘉德罗斯很是清楚。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来找格瑞干架压根就是个借口,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眼睛几乎就没怎么停留在格瑞的身上。从头到尾,一直在注视着一个根本让他自己都觉得绝对不会注视的人——那个渣渣。

每一次来打架其实就是为了看那渣渣一眼,说白了就是目的极为不纯,嘉德罗斯觉得自己都快变得几乎不像自己,王者的霸气在那种奇怪的情感的影响下数次都荡然无存。

大大前天知道的渣渣的名字叫做金,大前天被金澄澈笑容所迷住导致差点就败在了烈斩之下,前天开始嫉妒格瑞可以拥有金的笑容,昨天突然想到了去找那个渣渣坦白顺便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嘉德罗斯毕竟仍拥有一个真正王者的霸气,犹豫对于他是多余,就当去确认一下,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他如此想着。

所以今天,他下手了。

可能也是老天给他个面子,非常巧的一下子就在低级打怪区找到了金,更巧的是今天格瑞正好不在。多好的机会,掉头可不是他的作风。

嘉德罗斯从岩石上一跃而下,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金的面前:“喂渣渣,我有话和你说。”但显然金被来势汹汹的嘉德罗斯吓到了,半天没有反应。嘉德罗斯已经不耐烦了:“渣渣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跟你说话呢!”

“哦哦哦抱歉啊,总之先认识一下吧,你应该是嘉德罗斯吧,我叫金。”说着金表示要握个手,并露出了那澄澈的笑容,有点天真的傻傻的,可是也给人感觉很温暖,天蓝色的眼睛闪烁着光芒,仿佛那里存在着湛蓝的天空一样。

这才是让嘉德罗斯觉得要命的地方。啧,该死,他暗骂了一声。“不需要,我知道你的名字。”说着还用高傲的用神通棍挑开了金伸来的手,但语气却没有之前那么生硬了。

“哦,既然这样那你居然还叫我渣渣。”金声音极小的吐槽了一句,其实金也是知道嘉德罗斯的,不仅仅是从积分排名上看来的,这个人最近总是来找自己的发小格瑞来干架,起初金觉得他完全就是来挑事的。可是后来金就觉得不对劲了,他再迟钝也是能感觉出来有一股炽热的视线不停看向自己,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视线的来源居然是嘉德罗斯。但是他又不敢跟格瑞或者紫堂他们说,生怕别人说自己是不是得了臆想症什么的。

然后金觉得大概那是错觉,不断自我暗示嘉德罗斯是来找格瑞的,绝不是来找自己的,肯定是看错了。但金还是认怂了,就想着先别跟着格瑞来避避风头。然后所以这是什么情况,金很不确定自己是在避风头,能不能来个人给他说明一下情况啊,凭什么难道自己被装了定位系统吗,怎么这才刚躲起来然后本尊直接就找上来了啊,金表示自己心也是很累的。一想起这些金的笑容就绷不住了,脸上的表情就跟自带表情包似的,看得嘉德罗斯异常烦躁。一把将金按在岩石上,让他不得不正视自己:“喂渣渣我不管你刚才在想什么,现在你给我听好了,我不是来找你开玩笑的。”

意外的认真,让金居然真的就停止了胡思乱想去听嘉德罗斯接下来的话。“我就说这一次,我可能已经喜欢上你这个渣渣了,所以你,要不要跟了我。”不得不说嘉德罗斯的声音的确很有磁性,低沉,带着王者的威压,不容拒绝。 

“什么?”天蓝色的眼瞳里,充满了不可置信的色彩,金大概是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展开,金的嘴已经惊讶的合不上了,这充分表明了他此刻已经有多惊讶了。然而少年这样的反应在嘉德罗斯看来却是异常的可爱,下一秒,他就吻上了金的唇。

嘉德罗斯就算再强大也终究只有九岁,他当然没有什么所谓的吻技,就只是凭着自己本能亲吻着金。然而金早已被这接二连三的冲击震惊得失去了思考能力,现在又被嘉德罗斯吻得七荤八素,大脑几乎一片空白。

嘉德罗斯并没意识到那些,他只是觉得金的味道很干净也很美好,却也异常诱人,而亲吻金的感觉也很奇妙,似乎是一种形容不出却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他第一次这么迷恋一种感觉,就在他还想索取更多的时候金好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似的推开了嘉德罗斯,急促而紊乱的呼吸已经暴露了他此刻的不敢相信,可是心脏的剧烈跳动却也在告诉他这一切真实得可怕。

反倒是嘉德罗斯居然破天荒地没有生气,看着金越来越红的脸,他不紧不慢地又补上了一句:“不过渣渣你也不用现在就回答我,明天还是这个时间,我会在这里等你,到那时你再告诉我你的回答。”

听到了这句话的金仿佛得到了特赦令一般地跌跌撞撞地跑开了,慌不择路连回去的方向都跑错了。看着这样的金,嘉德罗斯不由得觉得他越发期待明天到底这个渣渣会给自己什么回答。

第二天,嘉德罗斯依旧坐在那块岩石上,连地儿都没挪,眼睛始终盯着前方的地平线,果然不久后那个他期待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就如他所料金肯定会来。他轻轻一跃就从岩石上跳了下来,就站在那看着金一点点向自己靠近。金的表情看起来却有些奇怪,就好像是经过了非常激烈的思想斗争一样,事实也的确是这样的。当他走到嘉德罗斯面前的时候,他才抬起头来看着嘉德罗斯,和金不同,嘉德罗斯是一脸势在必得的表情,英俊的眉宇间尽是霸气和自信。

像是下定决心一般,金深呼吸了一口后开口说道:“其实说真的你昨天跟我说那些话的时候我惊讶的不行,几乎愣在那了,回去之后我也想了很多,饭也没吃好,觉也没睡好,一直在想这件事,”金越说声音越小,脸也逐渐发红发烫,“然后想了半天我也没想出来拒绝的理由,我其实也并不讨厌你,然后姐姐说过不讨厌就是喜欢之类的,所以…哇嘉德罗斯你干嘛?”金还没说完就被嘉德罗斯一把拉进了怀里:“行了你姐说得对,就这么办。”语气里努力的抑制着自己的狂喜,但是嘉德罗斯强烈的心跳出卖了他,金也不是傻子自然也感受到了,仿佛确定了那人是真的喜欢自己一般地笑了出声。

“喂渣渣你笑什么?”“我有名字我叫金,你能不能别老叫我渣渣!”看着这样反驳自己的金,嘉德罗斯突然又想起了昨天亲吻金时的奇异感觉,食髓知味般地再次吻了金。金虽然还是有些不适应,可却没有推开嘉德罗斯,甚至还豁出去似的笨拙地回应着他。

金这样的反应无疑是在鼓励嘉德罗斯,他于是又加深了这个吻,拥着金的手臂也不断收紧。两人轰鸣着的心跳声宣告着他们今后的身份,是恋人。也许爱的形状在他们心里还很模糊,但是没关系,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去书写属于他们的故事,因为那份爱意是真实的。

夏日原本毒辣刺眼的阳光不知为何在此时竟也变得柔和了几分,但却依旧闪耀夺目。

愿太阳照耀他们。